bwin

bwin

故乡的初冬
2022年11月21日 31 信息员 字号
分享到:

十一月,北方的冬天悄然已至,故乡的冬天还是往昔记忆中的寒风凛冽,让行走的路人不禁地缩一缩身子。可能是严寒的天气更容易让人出于本能的悲春伤秋,导致过往经历的画面不断地在脑海浮现,令人思绪万千。

仔细想来,这还是近年来第一次在家乡度过一个完整的秋天,且已不知不觉地来到初冬。过去七年间,一直辗转于学校和故乡之间,正如朱自清在《冬天》里对故乡的描述那样,“从此故乡只有冬夏,再无春秋”,而我更甚,故乡只有深冬,即使回家也只是短暂的停留,还常常忙于亲朋好友相聚,忽略了一直默默支持自己的家人,如今虽说身在故土,却也是各自忙于生计、聚少离多。

古语有云:“三十而立,四十而不惑,五十而知天命,六十而耳顺,七十而从心所欲,不逾矩”。如今我二十又七,已近而立之年,理应当有“他时若遂凌云志,敢笑黄巢不丈夫”的雄心壮志,然常感前路茫然、道阻且长。唯愿自己不因走得太远而忘记当初出发时的模样。

想以“此情无计可消除,才下眉头,却上心头”结尾,又怕为赋新词强说愁,权当是少年不识愁滋味吧。(李帅)